in人生之中,運氣有多重要?當一個人說出「人好不如命好」時,他看透人生了嗎?

說起來這算是部好看的片。一個扣人心弦的故事、一部技巧精緻的作品。演員很好、鏡頭很好、配樂很好、場景很好。加上敘事流暢、對白洗鍊、手法懸疑,所以也入圍了不少獎。在說理的型態上,片子的前段像《麻雀變鳳凰》(Pretty Woman,1990年),中段像《樂透天》(Waking Ned,1998年),但結尾卻像《臥虎藏龍》(Crouching Tiger,Hidden Dragon,1999年)。

片頭有段偈語主導了全片:「『我寧可要好運,也不要當好人』,講這話的人真是洞燭世事。人們總是否認,人生有一大半是取決於運氣。有這麼多控制不了的事,想到便令人害怕。就像在網球比賽中有些時刻,球觸到了網。這一瞬間,球可能往前,可能往後。走運的話球往前,贏了;或者球往後,輸了。」

59愛情決勝點2

一個愛爾蘭來的窮小子,因為擔任網球教練而結識了有錢的少東,然後與他的妹妹熱戀結婚。這裙帶關係也確保了職場順遂,少了尋常人十幾年或幾十年的奮鬥。偏偏他外遇了,對象還是少東的未婚妻。這未婚妻最後以懷孕相脅,逼窮小子攤牌。

59愛情決勝點3

三角戀愛,常常伴隨驚悚的情節發展。《出軌》(Unfaithful,2002年)中是丈夫殺情夫,《致命的吸引力》(Fatal Attraction,1987年)中是情婦殺情夫。早個一百年,在歌劇《卡門》(1875年)中是痴心人殺變心人。再早五百年,《水滸傳》裡的潘金蓮外遇後是與情夫聯手殺丈夫。時間拉回當代台灣,1998年震驚社會的大學生「王水滅屍」案則是情敵下的手。世間的情愛情仇,生死的相許相拚,到底不是新鮮事,就看導演怎麼選裁、怎麼自圓其說。

本片不然。因為導演明擺著是想從偶發事件中萃取哲理,他想問人生,想在亂紛紛的人事中找尋清晰的通則。於是這故事發展的動線,便從男男女女殺殺愛愛中,觸及到人生的機遇。偏偏,它又跨過了探討好運霉運的界線,涉入了對性格、宿命、天網恢恢究竟有漏沒漏的範疇。

劇中的窮小子雖然走運,但他必然是有過努力的,不然他當不了頂級俱樂部的私人教練,也不可能在金融公司中獲得同儕肯定。可惜這一切,在外遇之後全變了。著慌的他完全困在性的背叛、財富的誘惑裡。他不敢啟齒、兩頭遮瞞。然而,為什麼他腦子裡突然就只剩「一槍轟掉」的選擇性與必要性?犯案後的巧合,一起「千中無一、萬中無一」的僥倖,為什麼就足以論斷運氣對人生有如何如何的關鍵?

這裡有兩個破綻。

第一、人如果不使壞,運氣還會不會這麼關鍵?運氣之所以關鍵,在於人使壞,而且是使得很壞。運氣好,人生當然很好,但運氣差對人生就一定不好嗎?擦網的球向前滾,贏了一局,那下一局呢,下一個對手呢?站在人生終點時,運氣好壞果真有那麼絕對、那麼巨大的分別?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這不是太困難的道理。夜路走多碰到鬼,也是中西共有的俗諺。怎麼導演就死抓著他設計出來的剎那幸運而嚷著發現了某項人生真諦?

人生當然有貴人或轉捩點,老天也會戲弄人、折騰人。但人生決勝處,往往超乎這些際遇好壞之上。就算人一輩子命好、運好、吃百歲、外帶福祿雙全,甚至幹壞事都能躲過天譴,這又如何?倘若他的個性始終有致命的缺陷,那麼一生走到頭終歸是部「耀眼的爛片」,而這不正是對他「幸運」的最大嘲諷?

59愛情決勝點4

第二、若導演想探討生命中不可解的難局,想以希臘詩人與莎士比亞以來的悲劇形式質問人生,那就還有許多必須深入再深入的曲折無奈處要琢磨,但他卻輕輕抹過。這一抹過,那窮小子就很難擺脫「我就是比較帥、比較走運,我就是贏了,不然你要怎樣」的臭屁模樣。魯莽行事的悲劇是口語裡的悲劇,天羅地網、想逃也無處可逃的悲劇才是戲劇裡的悲劇,這在分析劇作時是不該混淆的。更別提,導演還正經八百、提綱挈領的直接下了人生斷語。他當然「很會說故事」,但他全部想講的話、對人類內心的認知就只到這層?世事無奇不有,沒有什麼是絕無可能的,但只這樣就能凹出「好運比好心重要」的邏輯?這是他七十高齡,慧眼如炬,還是好不容易爬出人世的渾水後再轉頭啐下一口痰?他不是新銳導演了,此刻的創作極可能是一代宗師蓋棺論定前的封影之作,實在禁不起揮霍。我很好奇,他心底深處真正是怎麼看待倫敦,怎麼看待人生?若他總結一生交遊,讓他記得的、在意的、津津樂道的,會是好運的人多,還是好心的人多?

本片比之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以來的驚悚片,絲毫不遜色。但若仰望柏格曼(Ingmar Bergman)、小津安二郎(Ozu Yasujiro)、侯麥(Eric Rohmer)這些生命思索者的巨匠身影,怕是難追了。在影史場上,伍迪艾倫(Woody Allen)揮出去的這顆球,這回就擦到了網上,往前往後,贏還是輸,還真的得等著看他造化。

英文片名 Match Point
出品年代 2005年
故事地點 英國
導演 伍迪.愛倫(Woody Alle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