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電影描寫一段親子關係,有細膩曲折的內心戲,發人深省。因為這是一個很普通的美國中產階級家庭,困擾他們的問題,同樣也以不同形式、不同程度困擾著我們社會中的一般家庭。畢竟如電影名稱所傳達的訊息:你我同為凡夫俗子。

導演手法懸疑,先不說破這個家的秘密。在開場的教堂唱詩中,還令人誤以為是溫馨的家庭喜劇。隨著劇情發展,我們才片片段段看到一家人心中的陰影,從淡淡一幕一幕,到沉重的讓人喘不過氣。

先是兒子。他困在一種災難之後的巨大痛苦中,久久無法逃脫。他不斷嘗試重新生活,卻不斷被深不見底的憂鬱所擊倒。他希望作好自我控制,回復到過去正常的生活中,可是失敗了,失敗到他的同學、游泳隊的教練都失去耐心。幸好,就在他快對自己也喪失耐心的時刻,遇上了一個女孩。女孩給了他歡樂,於是他有了能力去反抗那個一直盤據心中的幽暗意識,不再混亂下去。他有了能力去思考,那個幽暗意識究竟是什麼?

其次是媽媽。

她是那種希望凡事完美、凡事符合最高理想的強悍人物。吃有吃的規矩,穿有穿的規矩,生活儀節有生活儀節的規矩。這些本來都源於愛,源於對家人的關愛,想要經營出一個美好的家。

可是這些給人參考、建議的典範,卻不知不覺變成像是一張「產品檢核表」。符合就好,不符合就不好。追求完美的這個觀念,顯然害了她。她希望有美滿的家,也全副精神的努力。可是又怎能盡如人意?如果這個家無法一帆風順,孩子出了意外,或者婚姻出了意外,賢妻良母當不成,怎麼辦?如此人生還要不要?這位媽媽的愛完全受困,她只能透過理想中的模式去表達愛。看著愛的終點,卻忘了愛的起點。愛,通通成了要求。就像佛家裡講的「我執」,因為有了對理想生活的「貪」,求之不得,便突變為「瞋」與「痴」。理想成了牢籠。

生命的內在問題,是一個人最孤獨的場合,別人無法分擔,包括心理醫生在內,一如電影中這位扮演著救贖角色的心理醫生。他唯一作的,其實就只是安靜的聽;就是讓那個男孩知道,他不孤獨。等到他的心神穩定,再慢慢的協助思考。為什麼?因為只有自己能進入自己的內心世界,其他人都不行。

這也是電影中精采的關鍵戲。

男孩平靜的講著自己的感受,講講講,忽然放開了。他想通了「到底是誰不能原諒誰」。他一直以為是怕「媽媽不能原諒自己」,可是心底深處,原來是「自己不能原諒媽媽」!

醫生這才介入鼓勵他,既然有了真正的問題,就找得到真正的解答。男孩追問解答,醫生說是「了解媽媽的侷限性」。

男孩想了想說:

「比如,媽媽無法愛我。」

醫生回答:

「不,是了解她無法足夠的愛你,不要為了她還沒有能力付出的愛而責怪她。」

從這裡,醫生和男孩深入了對話,而男孩也看清了心中真正的憤怒與真正的愧疚。

這道親情的裂痕,由兒子而母親,由母親而父親,但仍有機會彌合,就看能不能看清自己。片尾,媽媽雖然極度失望,或許也是個反省的契機。所有的理想,不就是一個指標,一盞燈,照亮著前進的路?然而,也不應該被求全之心綁住,是不是?追求完美固然很好,但若以此作準,一切非做不可、非達到不可,於人於己不免成了煎熬,還阻斷了原本能夠愛人的能力。

愛之深,卻怨之切,何苦?

英文片名 Ordinary People
出品年代 1980年
故事地點 美國
導演 Robert Redfor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