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難懂,有時只因時代的氛圍讓人難懂。換過時代,就懂了。

《色戒》裡的主要人物:老易(特務頭子)、王佳芝(臥底間諜)、鄺裕民(學生領袖)便是如此。

在今天說「老易不是壞人」容易懂,就像在四O年代說「老易是壞人」一樣容易懂。壞,因為頂頭上司是敵營傀儡,當手下便是作爪牙,何況幹的還是陰奪人命的勾當,怎麼不壞?但若說真壞,且看他作愛時那種放肆、放心、放鬆的困獸之鬥,靈與肉裡裡外外栓著的全是恐懼,怎麼是壞?且看他在酒樓裡聽王佳芝唱「天涯海角覓知音」時的癱軟自憐,怎麼是壞?可是不壞,最後又怎横下殺手?

53色戒2

王佳芝也一樣。情報單位使美人計,任務好不容易接近完成,她卻以私害公,豈不糊塗?可是活在那瘋狂的時代裡,忠於黨忠於領袖忠於國家殘酷的讓人喘不過一口氣。慾真、情真、愛也真、被光光點點的心動,牽一髮動全身的整個人淪入。逃離嗎?人心哪有說放就放、說收就收的輕易?值嗎,值一場嗎,如果這不值,什麼東西還值?飛蛾撲火不該,但火裡若有如生命般緊要的信物呢?想愛、要愛、能愛,縱然只一念、只一幻,如何以對錯兩字說清?

老易狡黠精明,王佳芝快速老成,比較起來,鄺裕民是幼稚得讓人討厭了。自己愛的女人連話都不敢吭一聲,手也不敢碰一下,嘴上是國家民族、熱血腔忱,但王佳芝終於是看他軟弱了。不是嗎,連初夜都不敢不想的把她往別人懷裡推,算得什麼男人?但當初那個「十萬青年十萬軍」的時代,為國忘身、愛字渾然說不出口、不能說出口、只是抱歉抱歉的豈止鄺裕民一人?描寫同時代的另一部小說《滾滾遼河》裡,那群從事地下工作的青年力斬情緣,拚了性命到頭來只贏了一場空。老殘英雄淚,多少人死得冤枉,多少人活得窩囊?「生命寫史血寫詩,革命誤我我誤卿」,人有權力決定自己的愛,有什麼權力決定別人的愛?偏偏不拋下情人的愛,不安頓情人的愛,就難以顧全對國土家園的愛。這曲曲委委,如今無論如何是不易引人共鳴,因為社會的價值觀已不知不覺、跨世跨紀的消長了。

53色戒3

原著張愛玲是自傷自戒。她以筆為刀,把一段「真心付流水」的時代身世,冰冷冷的解剖出來,血肉淋漓的。到了導演李安,卻哀憐了這樁爾虞我詐的事,哀憐了這個「天真純樸卻只好通向死亡」的年代,哀憐了張愛玲不屑去看的人與人。

三個人物,一個時代。知人需要聰明,論世需要心胸。

英文片名 Lust, Caution
出品年代 2007年
故事地點 中國
導演 李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