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體,能鎖住靈魂,也能釋放靈魂。

這三部描寫同性愛的電影,都有非常細膩的人性圖像。劇中人,全抑鬱在一份不為社會風俗所接受的愛中。然而,強烈的孤獨感天天累積而反竄出來的情感、思緒與心靈活動,卻變得更加鮮明、純粹。那不是激烈抗爭、不是絕望悲傷,而是一種緊緊收斂在內心上的覺醒。

正因如此,導演並非藉由外在衝突來凸顯這種覺醒,而是儘力去表現一種內心的召喚和抉擇。在《墨利斯的情人》的思辯對話中,最後男主角於夜裡奮力開窗,任由雨水淋濕,拚命要平息心底騷動的裂縫。在《藍宇》裡,大學生想通了,拒絕再繼續原來「兩個人如果太熟了,倒不好意思再玩了」的玩樂關係,於是決定愛他而離開他。在《暗擁》裡,同樣的內心波折,則無聲無息的表現在海水底的暗礁漩渦,比擬那種不顧一切、不斷而來的盲動,而後迎上生死之間的震撼。

愛慕、性的吸引,這是不是愛?生理慾望的滿足,使藏在念頭裡、流動在肌肉、感官裡莫名的能量得到紓解,同時漫延到深層意識的安慰,甚至是精神上的依靠。這是不是愛?這些像呼吸、心跳一樣、屬於自然生命的週期性律動,究竟是不是愛?

這三部電影的導演,都讓我們看見人的相與之情,隱約就是愛的輪廓、愛的原型:兩個人互相依偎、互相傾訴的情意相通。心靈的自足,也減少了與外在社會的敵對憤怒。而不再遺憾、不再畏懼的這種坦誠,更是如此動人,如此希罕,任誰都不願意橫手破壞。

慾望,只是本能潛行。而愛所開啟的憂愁、快樂、付出的情意,才是陪在生命週遭的奧秘思索、活著的堅強時刻。

英文片名 Maurice
出品年代 1987年
故事地點 英國
導演 James Ivory
英文片名 Lan Yu
出品年代 2001年
故事地點 中國
導演 關錦鵬
西班牙文片名 Contracorriente
英文片名 Undertow
出品年代 2009年
故事地點 秘魯
導演 Javier Fuentes-Leó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