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深,鄉愁更深。寂寞苦,多情更苦。

沙瓦托,小名多多,成長在義大利西西里島上一個小鎮。他從小就對電影院裡奇異的聲光非常好奇,一有空就去,打烊了才回家。他常千方百計的溜進放映室,探頭探腦想學。而那些偷撿回來的膠捲片斷,他愛不釋手,每一段都朗朗上口。負責放映工作的老先生艾佛特膝下無子,嘴上雖然罵著,心底卻很喜愛這孩子。後來抝不過,就同意教他放電影。

這段忘年之誼持續了一生。

有一次戲院著火,多多拖著艾佛特逃離火場。艾佛特不幸失明,多多於是成了放映師。他非常喜歡這個工作,甚至不想上學,小小的理想就是待在這裡。但是艾佛特反對:「你不可以這樣,否則以後會慘兮兮。這種工作像奴隸,一部片要看上一百遍,沒有其他的事可做。整天像驢子一樣幹活,沒有假日,完全是耗在這裡。夏天悶、冬天冷、還有煙薰,卻只能賺幾毛錢。我是笨蛋,所以只會放電影。」艾佛特十歲入行,深受失學所苦,因而他不時告誡多多這是過渡,不能當正事。

新天堂樂園 1

「天堂電影院」,災後重建為「新天堂電影院」,仍是小鎮生活中快樂的泉源。鎮民喜歡湊在這裡,隨著電影哭笑。人來人往,全是熟面孔。電影院像菜市場一樣的家常親切。這群人、這安靜的鎮、這掛滿膠捲和海報的小放映室,陪伴多多一年年長大。

青年的多多戀愛了。他熱烈的追求艾蓮娜,每天下了班就去等。多少深藍的夜,多少滂沱的雨,艾蓮娜感動了。朝朝暮暮,兩人相攜相行。但這海誓山盟,卻又突如其來的破碎。艾蓮娜的父親看不起多多,要女兒到外地求學。而多多也接到徵集令,別離在即。入伍前,兩人相約在電影院。

沒想到她失約了,而且從此失去聯絡。退伍後,多多不能忘情。艾佛特討厭他失魂落魄的模樣:「到外地去吧!這地方給下咒了。你日復一日的生活在這裡,以為這裡是世界的中心,以為一切都不會改變。但如果你離開再回來,你會發現你與這裡的聯繫斷了。要找的不見了,原先屬於你的也不在了。可惜你現在比我還瞎,但這是我的真心話。多多,生活和電影不一樣,生活艱難多了。聽我的話,離開這裡,去羅馬吧。離開一段長時間。你如此年輕,世界是你的!我老了,我不要再聽你說話,我只想聽別人談論你。」

失戀像著火的膠捲,把多多的心熔得坑坑洞洞的,他掙扎了一晚決定離家。臨行,老先生叮嚀再三。他是這樣說的:「不准回來、不准想我們。不准回頭、不准寫信、不准想家。忘了我們!如果你回來就別來看我,我不會讓你進屋子的!明白嗎?不論你做什麼事,要去愛它,就像你愛放映室一樣。」老先生鼓起了一生最大的氣力,奮力把多多推出這個小鎮。

新天堂樂園 3

一別,就是三十年,多多轉眼成了知名的大導演。這年艾佛特過世,他回來參加喪禮。鎮上,還是熟悉的一屋一瓦,只是都老了。街道老了、鄉親老了、電影院也老了。老的不真實,彷彿記憶才是真實的。

媽媽為多多留了一個房間,保存他幼年的東西。多多十分驚喜,但封塵的苦悶無法再按捺。這麼多年,自己耿耿於懷的就是艾蓮娜為什麼不告而別?多多若有所指的問媽媽為什麼不再婚?媽媽心疼這已經五十多歲的孩子,她回答:「我一直愛著你父親,然後是愛你和你妹妹,沒有再想愛過別人。這是我的命,有什麼辦法?多多,你也一樣,我們都太依戀過去。我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但忠於舊愛也往往讓人寂寞。」

媽媽滿心不忍的勸多多:「我每次打電話給你,總是不同的女人接。我都假裝認識她們,免得尷尬,我想她們一定把我當瘋婆子。這些女人,我聽不出有哪個真心愛你。我希望你能安定下來,專心去愛一個人。多多,你的生活不在這裡,這裡只有鬼魂,讓它去吧!」

媽媽明白,多多從未曾抛下舊情,也就難以再愛。再愛,竟如她再婚一樣難。這段初戀遲遲沒有結局,他還像當年站在冷風中的情人窗下,捨不得走。一個人在世界的邊緣與自我的曠野中,踽踽獨行。

就在這個時刻,多多竟然找到了艾蓮娜,她已有一對兒女。兩人海邊重逢,真相大白。

當年之約艾蓮娜沒有失信,只是遲了。她和家人大吵一頓,震怒的父親決定當晚就舉家遷離。她哀求父親讓她和多多見最後一面,並準備就此與他私奔。豈知多多久等不到,正焦急的開車來找她,兩人就此錯過。在電影院,艾蓮娜請艾佛特轉告多多,但艾佛特沒有。而她唯一留下的字條,又被方寸大亂的多多親手壓在膠捲下面。

那天,艾佛特是這樣勸艾蓮娜的:「如果妳肯聽我一句,順其自然吧!你們現在分開是好的。熱戀的情火之後只有灰燼,再偉大的愛也會熄滅!妳還會再遇見其他人,很多很多。但是多多,他只有一個未來。他現在還不懂,我跟他說,他也不會信。」老先生輕撫她的臉,就像摸著多多:「但是艾蓮娜,親愛的孩子!妳可以懂、妳必須懂,為他作這件事吧!」

這是真相,多多簡直不敢相信:「該死的艾佛特!他騙了我,他騙了妳!」

多年的淚水,艾蓮娜也藏不住:「我說我會聽他的勸,但我也留了一張字條給你啊!我拿下一張牆上的紙,把聯絡方式寫在上面,告訴你我會等你。但你卻從此消失!」多多幾乎要哭了:「你不能想像!我當初拚了命找妳,卻怎麼也找不到。所以我才離開,而且發誓絕不回來。但我一直夢見妳。這些年,我在每個女人身上找妳。不錯,我的工作是很順利,但卻有缺憾。我作夢也想不到,這個缺憾竟然是我視之如父親的人所造成的。他瘋了!」艾蓮娜說:「他沒有瘋,我起先也恨他。但慢慢的,我懂他的意思,也了解你的音訊全無。多多,他沒有背叛你,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你。如果你和我在一起,就不會拍出任何電影,那是天大的遺憾。你的作品好美,我每一部都看過。」

對多多來說,這一刻等了三十年,等去了一生。這一刻,只有過去,沒有未來。願滔天起大浪,將此刻永遠翻覆!自己是沒有被背叛的!她以為我離去,我以為她變心。愛是在的,只是錯過!愛是在的,只是分隔!人魚的愛,可以用性命換作泡沫,但自己連想換都不行。夢中之愛已圓,現實之愛已碎。

新天堂樂園 2

艾佛特影響了多多一生,如父親、如老師、如朋友,與他相伴十餘年。多多奮鬥有成,是他直接促成。但也是他,耽誤了他生命中最期待的東西。艾佛特從小看到多多的聰慧,認爲他將來會有前途。老先生心中有怨嘆,覺得自己是別人眼中一輩子沒出息的糟老頭子。他愛多多,指望他不要像自己。他僅有的人生閱歷告訴他,窮小子和富家女私奔是不會有好下場的。與其耗損在一段未卜的感情上,不如把精力拿去展現才華。就這樣,他狠心的攔下口信不說實情,逼多多出去闖。

老先生原想緩下幾年,熱戀就退了。艾蓮娜的確是這樣。分開之後她完成學業,有了新開始。但多多不是。他遠走異鄉,埋首工作,斷絕一切音訊。他一直不快樂,壓抑在一種不明白、不甘願的委屈中,身邊全是陌路女人。多多最想要的是顯赫的影壇成就?還是一段攜手的愛情、一個尋常的家庭?他完成了老先生的期盼,卻和夢想失之交臂。是艾佛特害了他嗎?短暫的初戀,用盡了他的純情,燒去了他全部青春。老先生也沒想到多多這樣癡心,對他傷害這樣大,這不是他的初衷。但時間愈久,愈難啟齒,他也有內疚。如果時光倒流,老先生就不會這樣阻撓多多吧。

轟然一響,天堂電影院永遠的埋進瓦礫。人群中,年輕人是來湊熱鬧,老一輩的都難過的快站不住。這一聲,炸掉了只屬於他們的共同記憶。也許會再有新的電影院蓋起來,但那已經不再屬於他們。

新天堂樂園 4

多多回到羅馬,獨自看著艾佛特留給他的遺物。

映入眼簾的,竟然是當年那些限制級、被剪去的擁吻鏡頭,一幕接一幕。這是艾佛特當年說要留給他的,他還記得那些個哄他的話,他全都當真,他真的是念著自己。他騙多多,因為愛他。因為愛他,多多怎麼恨他?那段光陰,那些膠捲裡被剪掉的激情歡愛,現在全補了回來,而每一段愛卻也都是自己渴望不到、補不回來的。多多流下了眼淚。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情緣的遺憾都是這樣的嗎?

年少情事依然心上分明,轉眼就已辜負。雲水重隔三十年,換得人前一聲美名。

事已非,意難收。這生平恨,問誰?

義文片名 Nuovo Cinema Paradiso
英文片名 Cinema Paradiso
出品年代 1989年(上映版本)
2002年(導演版,本篇文章以此為本)
故事地點 義大利
導演 吉斯比.托那多利 (Giuseppe Tornator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