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鞋能值多少錢?破了就換,丟了再買,一般人怎麼想像窮人家的心理波折?

阿里遺失的這雙鞋,卻成了他和妹妹的大災難。丟了不敢講,因為家裡負擔不起意外的開銷。可是沒鞋怎麼上學?孩子於是有了孩子的辦法。兄妹倆開始輪流穿鞋、然後四處找鞋。

從一雙破鞋,放大來看人世間貧富差距的荒謬。

電影開始,出現在眼前的是簡陋的店舖、一整區老舊狹窄的巷弄。於是觀眾不免猜想,這大概是發生在某個窮鄉僻壤的故事。可是稍後鏡頭一轉,居然跳出現代味十足的公園、高速公路,地平線上全是高樓相接的巨大剪影。這真是怵目驚心,原來這裡是一國的首都。鞋子和大廈的反差,突顯出一種無奈。這無奈,和人類的歷史同樣悠久。出身貴賤,常常決定了人此後幾十年歲月的軌跡,為芸芸眾生的平等性佈下重重障礙。因為人雖生而平等,但現實中富人總會比窮人「更」平等。

天堂的孩子 1

小孩的眼睛看不到貧富,只看到爸爸很辛苦。他們年紀輕輕,已經懂得為親人設想,不願意增添家裡負擔。孩子會這樣想,多半也來自父母的身教。這位父親雖然窮,卻窮得很有骨氣。教會的糖他一介不取,三餐偶而有餘,還惦念著要分給鄰居更困苦的人。因為這樣的表率,所以當兄妹好不容易找到鞋,卻發現撿到鞋的人家處境比他們還糟時,索性就不要鞋了。這種為人設想的成熟與體諒,使他們明明是「貧窮的孩子」,卻毫不貧窮的如「天堂的孩子」。

後來,阿里陪父親到城裡找園藝的差事。本以為賺了錢可以買鞋,卻因意外受傷而全部泡湯。直到有一天,學校公佈了某個馬拉松賽跑的消息,第三獎剛好就是一雙新型的運動鞋。阿里非常期待,盡了全力去參加。但他一點都不想得冠軍,他只想爭取第三名,只要贏得第三名就好。

這個溫馨的故事裡,貧窮沒有把人埋沒,反而湧出一股人性的清澈。看到阿里這樣的處境,沒有人能不動容的。為什麼?因為貧窮中的善良,更加顯得純粹、無條件,而人總是更心疼、更願意去呵護,彷彿事情就發生在自己身上。人莫不希望社會是有天理、有公道的。因而觀眾的心情,便一路跟著兄妹尋找鞋子而起伏。鞋子在水溝裡淹流,我們隨之緊張。賽跑的結果不能如願,孩子沮喪,我們更覺得難過。

影片的結尾很美。

池子裡忽然灑下一片陽光,三三兩兩的魚緩緩游來,親吻著阿里磨破皮的腳。魚,該是上帝的使者,它吻著孩子不被了解而受委屈的心。這是透過上帝的眼睛在看阿里,雖然祂顯得無能為力,只能派小魚兒來安慰。

天堂的孩子 2

上帝的確是無能為力。

因為天堂的孩子所處的社會環境,絕對不是天堂。儘管阿里這麼討人憐愛,儘管這位父親安貧知足、視窮困為神的旨意而泰然處之,儘管電影中的貧人富人不僅「無諂無驕」、相互間更是「樂道好禮」,但那裡絕對不是天堂。那是伊朗,一個到了此時此刻在政治與宗教上仍然充滿極權與禁忌的社會。

電影結束了,但真實的人生不會落幕。

孩子秉性善良,不覺得貧窮是苦。但是長大之後呢,他們會怎麼看待這個社會?仍然抱持肯定的態度、繼續善待比自己處境差的人,還是深深為自己與父母抱不平?他們將如何看待自己的出身,是一笑置之、還是痛恨貧窮加諸於身的千斤鎖鏈?他們窮得甘心嗎?未來他們會走出怎樣的人生,潦倒一輩子、發憤成為有錢人、或是因為經歷過貧窮而成了心懷慈悲、能體恤民間疾苦的修行人?他們會不會從此敵視社會、甚至敵視整個世界?會不會在接踵的挫折中對周遭人世死了心,於是從天堂的孩子變成地獄的使者,甚至有一天被恐怖主義者收編為視死如歸的殺手?阿里清澈的大眼睛,會不會有一天是閃著槍光的殺機?

這部電影,觀眾看了該掉淚,為自己已經享有的福分而感恩。伊朗的執政者看了更應該掉淚,為自己的治國無能而羞愧。有骨氣的政府,看到國土之內有人受貧受凍,就該引以為恥,興起「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惕勵。能帶給人民希望的政府,就該思考如何讓全國的孩子將來能活在一個善良進步的社會中。

貧與富的衝突,像老樹藤一樣的盤結在人類歷史上。日益拉大的貧富差距,仍然在今天加劇著個人間、民族間、國家間的不平等。電影中,貧家和富家的小孩輕易的交朋友,但成人世界的窮與富卻充滿了矛盾的對立。當然,孩子是未來。一個溫暖社會的建立,確是奠基於阿里兄妹這種赤子的真誠。具備惻隱之心、對弱勢者處境的同情,才能塑造一個更公平、更富人道正義的國家。只是天堂的孩子易找,而天堂的社會卻十分難建。

英文片名 Children of Heaven
出品年代 1998年
故事地點 伊朗
導演 馬基‧麥吉迪(Majid Majidi)
廣告